欢迎来到 - 网罗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心情随笔 >

在北上广的男记者 他们过得怎么样?

时间:2018-05-16 17:58 点击:
两年前,张明萌发表了一篇封面文章,标题是“春夏 姑娘生猛”。尽管文章发表的时候春夏已经拿下第35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桂冠,然而,在采访时她还是个没有经

  男记者可能是一个被误解很深的职业,在外界眼中:他们不注重形象,甚至有点邋遢;有(点)才华所以难免“油腻”,还有就是记者的通病:穷。这期,我们分别对话了三个不同领域的男记者,他们有的依然坚守传统媒体阵营,有的年少成名如今在独角兽公司里做内容主管,有的兜兜转转最终选择出来创业。在他们身上小鲸没有看到油腻,只是觉得每个人都很不一样,相同的是,他们身上都有各自的闪光点。

  张明萌 广州 《南方人物周刊》

  吸过很多明星,她们没什么不一样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制造焦虑。与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记者张明萌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聊天中,90 后的他并没有同龄人的焦虑感。传统媒体江河日下的状况他当然也知道,但对他来说,现在的单位依然是自己最好的选择——因为这个平台可以让他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,一个纯粹的写字的人。

  “周刊不行?我知道啊,但那又怎样”

  最近广州入汛,雨下不停。我们见面约在珠江新城秋广场的星巴克,隔着玻璃我看到张明萌走向我,他拿着一把长柄伞,穿了件天蓝色体恤,一个米色帆布包,还是那个熟悉的文艺少年模样。

  张明萌是我在《南方日报》实习时的同事,毕业近4年,如今是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资深记者。简单寒暄后我问,在周刊的工作节奏如何?

  “周日应该是最忙的,因为周一交稿。一个月大概 3、4 篇文章的出稿量吧,但即便如此我也算写的最多的一个了。其实你不写也行,不写就没钱咯。在传统媒体都是一个人的 battle,同事基本上见不到面。”他说。

  在传统媒体,记者收入构成很大一部分是靠稿费,底薪非常低。就在写稿间隙,上海某报记者晒出自己的工资单:底薪 800 元。在传统媒体,记者想要多赚钱,那就多写稿,但版面终究有限,所以这个群体似乎永远都在自嘲:穷。

  对张明萌来说,周刊的收入足够自己生活,这就够了,最重要的是这份工作能给自己实现自己的机会。所以当我问他“这份工作给你带来什么”的时候,张明萌说:“感谢我的工作,让我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。”

  “就是什么样的人?”我说。

  “写文章啊,很纯粹写字的人。”

  一开始以为张明萌始终留在南方系的原因是出于新闻理想,毕竟以他的才华,可以做的事情其实很多。但对他来说,“写什么我都无所谓,我就是喜欢写。”

  “会不会担心周刊不行了?”我问。

  “我知道啊,但那又怎样呢?起码它现在还是国内写人物故事一流的杂志。”张明萌说。

  “总会有人认真看认真的文字,但风水轮流转,就像时尚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潮一样,我相信传统媒体未来也会回归荣光时刻…….只要我们还活到那个时候。”

  吸苍井空和吸彭于晏有什么不一样?

  在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这几年里,张明萌写过很多封面文章,采访过学者、作家、十八线乃至超级大腕明星,像彭于晏、苍井空、萱萱、刘嘉玲等。

  问及最印象深刻的采访对象,他几乎脱口而出:“春夏吧。”

  两年前,张明萌发表了一篇封面文章,标题是“春夏 姑娘生猛”。尽管文章发表的时候春夏已经拿下第35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桂冠,然而,在采访时她还是个没有经纪人,没有团队,没有作品更谈不上什么名气的24岁来自云南的姑娘。

  难忘的原因,张明萌在自己的采访手记里这样写道:“不会再有了。我不会再遇到半夜11点和我掏心掏肺四五个小时的女明星了,她也不会遇到一个同龄的没有恶意的乐于倾听毫不功利的男记者了,这样的采访机会不会再有了,这样没有防备的对话也不会再有了。”

  我们后来还聊到他采访过的几个明星。比如彭于晏,他说因为采访问题太多,导致彭于晏都忍不住说:“哎,你都快把我掏空了耶。”在他眼里,彭于晏虽然很红,却也很寂寞。“因为他表达欲特别强,在我提问前他会说很多东西,但都是一些很无聊的东西,比如他小学班主任,见面的时候说还记得他。拜托,你是彭于晏啊,怎么可能不知道你。”张明萌说道。

  至于采访苍老师的时候,她闪烁了一双大眼睛跟张明萌聊了很多自己的人生,光是那眼神已经足够让他印象深刻。

  “其实吸彭于晏和苍井空没什么不同。明星也是普通人,但是能做到大腕的,是真的有她们的原因。”张明萌说。

  在传统媒体依然“精耕细作”

  张明萌真的很爱写字,还在校园的时候,他就一边写新闻稿一边在自己的 QQ 空间上写心情随笔。如今除了工作上的稿件,他还在坚持写随笔,只不过没有都发表出来。“没人看不要紧啊,这是记录自我的一种方式。”他说。我们的聊天中,有很多问题他都一句带过,只有谈起写作,他才会滔滔不绝。

  在新媒体久了,我已经习惯了快速出稿,快速采访的粗放式节奏。但在周刊,依然走的是精耕细作的路线:花大量时间准备,调查,采访时间长达四五个小时是家常便饭。

  “你采访一个人之前大概会准备多长时间?成稿又需要多长时间?”我问。

  “不同的采访对象准备时间不一样。比如采刘若英的时候就准备了半个月,因为她的书、电影等作品很多,看完需要很长时间。但有些人可能准备一天就去采了,有时候临时接到活两个小时可能就要去采访了,所以这个是不一定。最后稿子写下来其实也就是3、4个小时的事情。”张明萌说。

  “半个月?所有作品?”

  “也没有啦,中途我也会做其他时间啊,就是白天有时间就抽几分钟看看采访对象的东西。哎,采访前对别人有个深入的了解不是基本功吗?”张明萌说。

  职业荣誉感也是让人无法离开这个行业的原因。他给我举了个例子,前段时间采访了作家周晓枫,在那之前,自己把她的书都看了一遍。提问的时候就跟作家聊她书里面的内容,结果作家几乎感动的热泪盈眶说“好久没有见到这么认真准备的记者了。”

  “这个作家很怕接受采访,为什么?就是她经常会遇到一些记者张口就问:您是写小说还是写散文的呀?”

  这对记者来说就是很尴尬的时刻了。

  “男记者油腻?我不啊”

  “聊一个大众点的问题,很多人觉得男记者很油腻,你怎么看?”

  “油腻吗?我不油腻啊。顺便,我又瘦下来了。你看到我胖的时候是几年前了,那个时候在周刊跑的是社会新闻,可以说是过劳肥。从120多斤一年内胖到160斤。”张明萌说。

  “你会焦虑吗?关于买房结婚生子的问题。”

  “我不焦虑啊,我为什么要焦虑,一切顺其自然。再说我也买房了啊。”

  “如果继续做记者,你觉得自己未来在哪里?不做,你会选择什么?”我问。

  “也许去正佳广场吹吹萨克斯吧,这样可能还比较赚钱。”张明萌说道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